环环相扣:乾隆古陶瓷鉴赏过程

乾隆对古陶瓷有独特的鉴赏过程。 从观相、辨赝到保真、考证、校对,再到盒装,沉酉阳坡刻诗、绘制图册、编目藏品,环环相扣。 识别过程。 不仅展现了乾隆的智力造诣,也体现了乾隆在构建清宫收藏体系方面的规范和创新。

首先,观察外观。 乾隆在《周礼·考工记》中的《官窑盘玩名》中谈到了他对馍、干、包、薜的理解,说道:“馍、耙,表示器物不对,而出现阴影就说明釉面有缺陷。” “不纯”,换句话说,乾隆特别注重古陶瓷的完整性和釉色。 “一流”的瓷器应该完好无损,釉面干净。 另外,我们也非常注意烧伤的痕迹。 乾隆在自己的《古陶尊颂》注释中写道:“烧制陶器时,用细钉将底部锤入窑内,故底部可见许多钉痕。此尊尊的钉痕是看不见,但嘴是可见的,这与其他陶器不同。”

二是辨伪存真。 乾隆对于古舒城江探瓷的真伪,以及形、石、树的鉴别也有独到的慧眼。 陶瓷专家谢明亮指出,乾隆发现并流传下来的哥窑瓷器有19件,其中大部分是宋元时期的瓷器。 官窑产品。 “乾隆鉴定出的真品汝瓷只有6件。” 当然,乾隆在鉴赏上也犯了很多错误。 例如,他经常将汝窑认定为钧窑,将钧窑认定为汝窑。 他甚至可能将明清时期的瓷器归为汝瓷。 仿品视为宋瓷(谢明亮:《乾隆陶瓷鉴赏观》)。 乾隆品尝过的,认为是正宗的,会记录在册,或配盒或画册,永久保存。

第三,考察学校差异。 陶瓷上的铭文常常受到乾隆的重视。 他对宋瓷铭文中“奉化”、“殿”、“坤宁”三字的研究和解读,至今仍为陶瓷史学家所珍视。 例如,汝窑纸槌瓶上的“奉化”铭文,乾隆曾指出:“经研究宋高宗刘贵妃的印章,有奉化、奉化两印。”南宋杂诗《吴着》,据知是一位浪漫主义女画家的诗句,引用的是《绘画史上,刘妃善画人物等》。 冯显明指出,“奉化”是指奉化殿,是南宋高宗德素宫的配殿,也是刘贵妃的府邸。 这两种说法都有充分的根据,并不互相矛盾。

第四,恢复和修复。 在乾隆看来,古陶瓷的“结”、“炸”是一个缺点。 《永歌窑魁口碗》云:“古器虽作馍,但人尚惜之”。 乾隆希望利用当时的修复技术,在掩盖瑕疵和伤痕的同时,尽量恢复瓷器本来的面貌。 常见的方法有釉补、补胎、磨边和扣补,或使用粘合剂、钉子、修补等。 《内务府制造处作品清理》记载,乾隆十九年正月十九日,“员外郎白石秀洗一件哥窑(以一个破损的嘴,连同木座),清理干净,交给太监胡世杰。” 呈献供观赏。 令:清理打磨哥窑裂纹,古口镶铜。 ”重镶边的古瓷与宋代官窑的“紫口铁足”有些相似,或许,这也是乾隆热衷于镶边古瓷的动机之一。

五、配置盒子。 凡是被评选为“一等”、“二等”、“三等”的古陶瓷,都配有专用的盒子。 例如,乾隆三年二月至五月,主管太监首先准备了红木盒、紫檀盒、黑漆螺钿盒等各种大小木盒约758件,送交宫廷。乾隆执政。 其中,一级品采用优质木盒,盒盖、盒头上标有古陶瓷名称等信息。 根据需要选择青色、黄色、绿色三种颜色中的一种来填写文字。 二等、三等产品仅在盒头上标注产品名称。 稍有瑕疵的古陶瓷,只在宫中保存,不配盒。

六、刻诗。 乾隆一生创作诗词四万多首。 其中有关古陶瓷的诗词近200首,大部分刻在古陶瓷上。 在乾隆看来,完美无缺的瓷器象征着皇帝的高尚美德。 “御诗中追溯舜陶于河畔的典故,与圣人以德治世的情怀相联系,并由此构建了以古代圣人为范本的制窑理念。 ” (于培锦:《乾隆皇帝的陶瓷》《品味》)换句话说,刻诗的目的不仅仅是宣扬政治思想,更是为了塑造皇权和正统的形象。 在领导官窑的生产活动中,乾隆还兼有皇帝、陶监、工匠的角色。 这一角色体现了乾隆对三代社会效仿舜监督官窑制作烧造、弘扬德性的认识和憧憬。

第七,绘制图册。 乾隆也有古代文人特有的儒雅气质。 为此,他设置了多组多宝阁,每组多宝阁还画有配套的画册。 现存清宫瓷册有《宝陶之美》、《古瓷精品》、《流光》、《烧锣彩》四类。 每册精选陶瓷10件,涵盖宋代定、汝、官、哥、钧、龙泉古陶瓷,以及明代宣德、成化、万历等不同时代、不同窑场的古陶瓷。 画册采用对开式装裱,上页为陶瓷图像,并刻有产品名称,下页则记录了尺寸、形状、釉色、风格甚至以前的评论。 这也是清代各类集册的标准式样。

乾隆通过环环相扣的古陶瓷收藏体系,为清宫构建了收藏体系,并以此展现自己的治国理想和愿景。 乾隆依托浩瀚清朝,以丰富的宫廷藏品为基础,继承了康熙、雍正的鉴赏理念,直接受益于古代文人以及身边的学者工匠的鉴赏经验,他们熟悉经典,细致见解。形成了独特的古陶瓷品味和鉴赏能力。 虽然在真伪鉴定上无法“运筹帷幄”,但在探寻官窑起源、铭文考证、陶瓷修复、藏品文献等方面,都有值得后人学习的成果。 乾隆对古陶瓷的鉴赏不仅陶冶了他的气质,还用鉴赏经验指导乾隆官窑的实际生产,推动了清中期官窑瓷器的创新和发展。 它将对古陶瓷的欣赏与政治理想结合起来,成功地塑造了乾隆这个堪比尧舜的贤王,成为清朝盛世的一个缩影。

(作者供职于杭州博物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