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红瓦青墙,山清水秀。一叶扁舟穿越碧波,远望悠然苍山翠峦。这里陶土资源丰富,品种繁多,主要分布于南部丘陵山区。当地人爱陶,更爱陶土。白泥、甲泥、嫩泥三大类被细细挖掘,色泽香气被珍视。

白泥,含矿层为晚志留茅山群,晚泥盆世五通下段及二迭系上流龙潭组。它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粉砂铝土质粘土,灰白色单纯,晶莹透亮。甲泥,含矿层位于泥盆系上统五通组上段及石灰系下段高丽山组,以紫色为主色的杂色粉砂质粘土,又叫石骨,材质精致,妩媚多情。嫩泥主要产于二迭系上统龙潭组上段地层中,土灰白色为主的杂色粘土,细腻柔软,温润如玉。

陶土氧化铁比率各有不同,加之比例不同,茶壶呈现黑、紫、黄、绿、褐、赤等各种色彩。宜兴紫砂壶遵守传统制作工艺,选用品质上乘的原材料,均洗砂、晒泥、过筛、鉴配、揉捏、挑捏、排形、刻线、捏坯等一系列工序细致繁琐而不敢怠慢。经过千锤百炼,艺术与实用交融,绘制出一件件精美的茶具。

宜兴紫砂壶见证了宜兴人的生活习惯和审美价值,跨过了时空限制,传递着中华民族不可忘却的浓浓文化渊源。在这静谧之地,感受着劳动的喜悦,品味着茶香的芬芳,人们沉醉于紫砂陶土的美与传奇。

听说,丁蜀黄龙山的泥土,有一种别样的韵味。这种土,也是世界范围内著名的紫砂泥,分为紫泥、绿泥和团山泥三种。三者皆是当地泥土的珍贵品种,烧制出来的陶器品质高,造型美。它们流露着自然、朴实、美好的情味。 其中,紫泥更是一种高贵的泥料,诞生于甲泥矿层的一个夹层。紫砂泥矿体形态呈薄层状和透镜状,矿层厚度一般在几十厘米到一米左右,稳定性差,有时不延续而灭尖。但是,它的颜色之美却是无与伦比,呈现出醇厚的紫红色和优美的紫色,带有浅绿色斑点,粘土呈块状,斑状结构,烧制后外观为紫色、紫棕色、甚至紫黑色。更重要的是,它具有较强的可塑性,收缩率小等优点,成为制作紫砂器皿的不二之选。现在,它只在丁蜀黄龙山一带生产,产地的地理印记与茶友饮品的气息交织在一起。 另外,绿泥则是紫泥砂层中的夹脂,有着泥中泥之称。而团山泥,则是紫泥和绿泥混杂共生在一起的泥料,其数量较少,泥质嫩,但耐火力低。一般来说,绿泥多用于壶身的粉涂料。 丁蜀黄龙山泥土,像是其间的石头、树木、天然水源,都有了自己的传奇故事。而在这片土地上,无论是采泥、造壶,还是品味,都需要的是耐心、体验和感悟。茶烟袅袅间,一壶热茶,一口苦甜,品味起古老又新生的时光,这便是一种别样的美好。紫砂陶器,是一种神奇的文化宝藏,而它的魅力也正是来自于泥土。为了让紫砂器更加美观,制作过程中往往会加入或涂上一些料或涂料,来增强其装饰性,使之更加艳丽夺目。 红泥是紫砂泥料中的一种,又叫朱泥。它产于嫩泥和矿层低部,形态不规则,颗粒很小,主要分布在丁蜀西香山附近。红泥的土质特点是含氧化铁成份高,导致其烧成后的壶为红色,呈现出非常漂亮的视觉效果。而制作红泥陶器的工艺水平要求较高,因为红泥泥质较娇嫩,对成型要求比较高,而且泥土收缩率很高,成品率非常低,要制作出一件大壶佳作更是难上加难。 而紫泥的制备过程也十分讲究,取自矿中开挖出来的泥土,经过空气的风化,再通过锤式初碎和轮碾机进行碾磨,泥料过60目筛后,再通过真空练泥机塑形,最终成为压制坯用的熟泥料。绿泥、红泥的制备同样如此,经过一系列精细的工序,才能成为制作紫砂陶器的大材小用。泥土的散淡,历经风雨沧桑,才烧制成了这奇妙的紫砂器。它们在阳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在手里摸索着温润的质感,宛如一件艺术品。用文字诠释出紫砂器的无限美妙,令人陶醉迷恋。每一件陶器,都是由多种泥料混合配比而成,以便丰富款式,满足工艺变化和创作设计的需要。可以在泥料中加入金属氧化物着色剂,让产品在烧制后呈现出天青、栗色、深紫、梨皮、朱砂紫、海棠红、青灰、墨绿、黛黑等各种颜色,增加了产品的色彩绚丽度。有时还会杂以粗砂、钢砂等成分,让产品在烧成后珠粒隐现,产生新的质感。近年来还试验出了醮浆红泥、仿金属光泽液等化妆土,丰富了产品的色彩。 历史上,紫砂陶器一直以来都是以胎骨硬而坚,色润而光和著称。从明代至清初,凡是制造紫砂器的工匠,都注重产品的品质,注重对泥土的选择和处理,这才造就出了精美无比、价值连城的紫砂器。 让我们共赏这美好的时刻吧,让这些陶器长久地绽放在我们的生活中。让它们见证岁月中沧桑的脚步,感受着生活的痕迹,彰显着人性情感的流露。每一次使用,都是对艺术品的继续赋予新的生命力,让它们的魅力四溢、生机勃勃。看着那些制造自紫砂的漂亮器皿,仿佛能够看到陶艺家对于它们的用心与创造力。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但这些紫砂器依然能够让人们感受到它们那种坚硬而富韧性的质地,那种温润而自然的质感与色泽。 早在嘉靖年间,制陶大师就已经注重采用材料的优劣,对泥土进行精心的挑选与搭配。这些器皿,不仅在坚硬度上远胜朱泥器,而且在色泽上也更加纯净高雅。在经过烧制之后,它们表面的釉质能够给予器皿全新的质感,令人眼前一亮。 在咸、同、光、宣等朝代,紫砂器依然受到制作者们的重视,其坚硬与美观程度与早期时期相差不大,惟色泽似乎略显燥热。而朱泥壶则呈现店其不易掌握的颜色层次,展现出陶艺家的精湛技艺。王寅春等人赋予小壶以惊人的艺术感,使人们惊叹于陶艺之美。每一件陶器,无不诠释出陶艺家的情感和心血,它们是传统的文化瑰宝,也是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趁着没有走远,让我们一起欣赏并感受这些令人心驰神往的紫砂器吧。嘉道年代的陶器泥质,好像是自然之神亲自赐予的礼物,神秘而又优秀。它不仅具有可塑性,干燥收缩小,生坯强度高,泥料也无需添加其他化工原料。不需要施釉即可保持平整光滑,外形高大上,色泽稳重,触感顺滑,颗粒漂亮,倍受人们的喜爱和赞誉。 无论是实用性还是艺术性,嘉道年代的陶器都展现了最高的境界。它们既可以作为实用品承载着人们日常的生活,又可以作为艺术品承载着人们情感的交流。在今天,这些重宝仍然闪耀着它们充满历史韵味的光辉,让人们一睹神物之美,领略艺术与文化的瑰宝。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