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数字版画)

人群(数码印刷)2021 Tan Tan

版画是随着印刷而诞生的。 随着印刷技术的更新和迭代,它根据介质和材料的变化直接衍生出世界版画的历史。 如今,数字技术已深刻影响人类生活,为版画艺术创作提供了新的思路、方法和工具。 近日,由中央美术学院等机构主办的首届国际数字版画艺术展,展出了国内外80余位艺术家的150余幅作品,生动呈现了当代数字版画的前沿画卷。

此次展览也引发了一些关于版画艺术发展的现实思考。 比如,在考虑将数字版画纳入版画的一员之后,如何接受这个新成员? 如何将数字版画融入展览、收藏、交易和教育? 同时,展览也回应了版画作为一种小画种在当代如何生存和发展。

坚持实验、开拓

正如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副主任冯梦波所说:“艺术归根到底是人文精神的创造,路应该越走越宽。版画艺术展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第一”意味着它需要成为历史事件,需要新的艺术演进趋势;“国际”意味着它需要空间上的开放,抵制社会场域造成的孤立和封闭。疫情的背景赋予了它更多的内涵);“数字版画”是再次正名的一种方式,在我们即将迎来的数字复制时代,我们必须坚持版画自始至终的实验性和先锋性口号。鲁迅。”

20世纪初,以安迪·沃霍尔为代表的波普艺术家主导的丝网印刷技术成为世界范围内流行的绘画语言和视觉风格。 如今,数字技术已将媒体从沃霍尔时代的电视、广告牌扩展到手机屏幕,每时每刻向我们传递着无限的图像。 同样,展览也不再试图在形式上区分艺术与生活。 本次数码印刷展的作品均采用印刷品和传统装裱方式,并采用传统的编号和签名的授权方式,尽可能地擦除材料。 这种差异使观看者的注意力能够集中在图像本身上。

在张占迪的《安迪和我》中,沃霍尔以传统肖像的形式出现,而艺术家本人则出现在一个带有他名字的明亮椭圆形中(不是传统艺术家的签名,而是一种不露面的数字字体)。 与其他几何色块一起漂浮在现实的背景上,就像人们今天所看到的那样——在数字图像的海洋中,主题和他们的文字自由滑动。

彼得·博斯蒂尔斯的作品《邻里聊天》中,几十个相对的鼻子从竖立的建筑墙壁中长出,使邻居聊天的场景显得如此生动。 冯梦波的《公寓》和《图书馆》就是使用游戏引擎制作的。 这类数字程序原本是电子游戏设计师快速完成开发的工具,冯梦波将其应用到了版画的创作中。 游戏引擎构建了一个在计算机中模拟现实的数字空间,具有物理深度、光学和机械关系。 冯梦波将这个虚拟的三维空间转变为真实的二维空间,其中物体原则上可以移动、碰撞、变形,而这种可变性构成了新的“版本”。

明确概念,拓展外延

如果说木版画的特点在于刀刻技术和木材,主要在于用刀、根据木材的纹理进行雕刻的技巧; 石版画注重油水分离的原理和技法,以及笔墨的变化和神韵; 平面画注重漏丝转移印花技术的趣味; 铜版画更注重线条的变化。 那么,数字版画显然是对上述传统版画的继承、拓展,甚至是挑战。

对于如何看待数字版画,业内专家有着不同的看法。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王华祥认为,数字版画是数字印刷技术在当前互联网时代的应用。 近30年来,它在制作方式、语言结构、思维方式等方面深刻影响了版画艺术。 外貌。 2018年举办的国际学院版画联盟邀请展研讨会上,数字版画、单色版画和摄影被正式纳入版画范畴,重新定义了版画概念的内涵和外延。 冯梦波认为,数字印刷品的原版是数字文件,其副本不存在传统印刷品因页面磨损而导致印刷质量逐片下降的缺点; 数码印刷品的原始制作可以在计算机上完成,消除了套色的限制和印版对位的繁琐。 ,无需使用复杂的机械设备和化学工艺; 数字版画的图像创作可以利用摄影、扫描、软件生成甚至人工智能,进一步解放艺术家的创造力; 数字版画的创作不需要考虑具体的工艺流程和相关限制,淡化了制版印刷中艺术家手工的痕迹; 数字文件无损、可无限复制,作品可以通过互联网轻易甚至不受控制地传播等。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主任、长沙师范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罗祥科认为,数字版画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当代版画与大众生活之间的障碍,打破了版画在当代艺术更大格局中的角色。 它相对孤立,拓宽了中国版画的媒体和传播渠道。

虽然数字版画的兴起和发展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但罗祥科也表示:“当大家很自然地使用抖音、发微信、写博客的时候,当数字媒体艺术几乎自然而然地成为当代艺术发展的时候,新的方向,使用数字媒体的版画仍然被视为一个问题,一种仍然与合法性和身份纠缠在一起的艺术形式。”

为什么数字版画作为一种流派如此有争议? 除了人们看不到手工的痕迹之外,这些都是过去版画比较明显的特征。 当这些品质被削弱或隐藏时,怀疑就不可避免地产生。 在王华祥看来,版画与印刷技术的关系也是一个重要问题,这意味着重新审视多元化问题。 事实上,“多元”并非版画独有的特征,用“间接”、“印记”、“有限印刷”等一些固有概念来描述版画的动态特征,也是“雕舟寻剑”。 ”。

“数字”与“模拟”不同

使用“数字”一词是为了方便与“模拟”区别,这样的理解显然是不全面的。 “当数字技术被确定为版画的语言时,数字就成为一种欣赏、一种艺术形式。 从这个层面来说,数字艺术也需要版画的介入,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观看也需要作品物质形态的输出。 只是数字在模仿艺术的同时,也在掩盖我们已经形成的习惯。 在社会上,这样的观念已经逐渐深入人心。 我们用版画承载的就是这样一个数字融合的概念和意图,承载的是一种由数字融合而产生的趣味,而不是用数字技术来模仿原有的版画类型。”国际版画研究院图像研究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研究院院长杨峰表示,数字技术向版画的拓展也是现实,版画的发展历史已经证明,以什么样的开放态度就会出现什么样的艺术形式。

数字版画作为一种创作方法和教学课程,很早就出现在艺术院校中,但很少出现在国内的各种展览和各级艺术市场中,因为数字版画的价格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 授权和限量决定了数字版画。 价格的高低,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画师本人是否参与制作过程。 此外,拥有特殊的序列号和艺术家的标准签名都是数字印刷品成为顶级作品的先决条件。

近两年,NFT加密艺术品逐渐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的热点,正在以另一种形式证明数字版画的价值和优势。 对于NFT艺术与数字版画的关系,冯梦波表示:“围绕NFT艺术的炒作更多是一种金融工具的延伸,与艺术没有必然关系。 几个极其成功的例子都具有明显的炒作特征。 ,不具有普遍性。 一般来说,规模较小的数字印刷作品使用NFT技术进行包装和流通可能是可行的,但仍有待观察和试验。 对于较大的数字媒体作品,尤其是那些对硬件和空间有特定要求的作品,NFT 无法满足。 数码版画的输出和展示方式更接近传统版画和摄影,可以融入收藏者的日常生活。 因此,数字版画的收藏有着广阔的前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