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绛彩瓷的艺术魅力深不可测。其绘制者必须拥有超凡的才智与卓越的技艺,且需在一个人的艰苦创作中包容万象。而这些耗费心血的艺术佳品,正是以一人之力孕育而生,蕴含着画家独有的精湛绘画和填色技巧,彰显出对传统瓷器制作的推陈出新。与传统的瓷器制作流程不同,浅绛彩瓷画稿的构思、绘制和填色由一人独立完成,创作过程中如同在纸绢上作画,艺术互动与传统技艺的融合,在无数次创新中得以诞生。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文人雅士,均对浅绛彩瓷的创意和艺术灵动倾心崇拜。


图1 雷洪章浅绛山水人物纹千件瓶

  除了御窑厂众多的画师和围绕着景德镇陶瓷产业的大小红店及作坊中的画匠外,尚有不少成名的书画家客座创作浅绛彩瓷,使这件瑰宝更加显赫。

浅绛彩瓷,荟萃着世间绝代才子和名家大师的灵魂。在梁基永编著的《中国浅绛彩瓷》中,无数海派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为浅绛彩瓷生命注入了无尽的想象力和艺术天赋。金石篆刻家黄士陵的《松寿图》四方帽筒,海派画家张熊(子祥)的《四清图》瓷板……这些著名画家的加入,为浅绛彩瓷的发展鼓舞了新的活力。图2汪藩浅绛山水纹四方瓷板,以恢弘大气的气势和极致的细腻刻画,将浅绛彩瓷的艺术魅力推向了更高的境界。

浅绛彩瓷不仅是陶瓷艺术的杰出代表之一,更是中国文化传承的珍贵遗产之一。而浅绛派画家在瓷器上题记并署名,这是一次历史性的创新,拉开了瓷器上署名的序幕。这种创新不仅让瓷器艺术更加完善和多彩,更表达了艺术家们对陶瓷艺术的赤诚和热爱。让我们在这里缅怀这些伟大的艺术家,感受浅绛彩瓷那无穷无尽的灵性和艺术魅力。


图2 汪藩浅绛山水纹四方瓷板

  陶瓷作品上署名的开端,亦有了新的篇章。

景德镇瓷器上留下浅绛派艺术家的名字、雅号、诗词、题识和干支纪年,这种习惯成为了推动浅绛彩瓷艺术的发展的重要因素。浅绛派画家将中国传统绘画元素的“诗”“书”“画”“印”完整地融入了瓷器绘画之中(图1、图3),进一步拓展了浅绛彩瓷的绘画艺术。正是基于这样的习惯和发展趋势,我们才能通过浅绛派瓷上的具体彩绘作品来研究晚清浅绛画派的风格和发展状况,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中国传统艺术的深邃内涵。


图3 周筱松浅绛仕女纹罐题识

  而像古代书画家一样,浅绛派艺术家也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字、号、斋堂轩名,作品底部则是他们名章的钤印和堂号斋名的最佳展示地点(图4)。这种独特的艺术表现方式不仅吸引了观众的注意,更是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厚重和悠久。同时,它也为研究和保护浅绛彩瓷提供了宝贵的参考资料。

让我们保佑浅绛彩瓷这样的珍贵文化遗产能够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成为人类文明的永恒瑰宝。

浅绛彩瓷的底部,藏着这段珍贵的历史。除了浅绛派大师的作品会钤上自己的名章和堂号斋名,其他作品则会落年号款识或印章。在这些器物中,题识上落有“臣”字画印、底部写有“官窑内造”、“官窑监制”、“同治年制”、“光绪年制”手写体矾红款的最为珍贵(图5、图6)。这表明该时期浅绛彩瓷作品的制作来自于御窑厂画师之手,其中一些器物的胎质较为细腻、釉面润泽、画工较为文气,呈现出精致绝伦的艺术品质。底部印章标注着“官窑内造”矾红款的器物时间则更晚一些(图7、浅绛彩瓷底部的印章有其独特的历史意义。除浅绛派大师在作品上钤上自己的名章和堂号斋名外,其他作品则会落年号款识或印章。其中,底部写有“官窑内造”、“官窑监制”、“同治年制”、“光绪年制”手写体矾红款的器物是其中最为珍贵的(图5、图6)。这说明御窑厂画师在浅绛彩瓷作品的制作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些杰作的胎质较为精致,釉面润泽,画工文气,充满了精良的艺术品质。 而盖有“官窑内造”印章,则是为了证明这些官窑制作的器物品质可靠,符合质量认证的标准,就如同现今社会的质量认证标识一般。

图5:许达生浅绛山水纹瓷板题识

图6:俞子明浅绛花鸟纹龙首壶底部款识

在整理资料时,常常可以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同一位艺术家的作品呈现出两种或多种不同的风格。这在一些创作周期较长的浅绛彩瓷名家的作品中尤为常见,例如俞子明、汪友棠、高心田等人。确实,这些浅绛彩瓷名家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绘画风格的变化,但这种变化都在一定的范围内。例如汪友棠在光绪中期使用的是纯粹的浅绛彩瓷彩料,而在光绪末期则采用了更多的深色彩料(图9、图10)。但是,近年来,一些人利用这种艺术家创作过程中的细节差异,制作出所谓的“假冒浅绛彩瓷作品”以牟取暴利。这种现象正在逐渐严重化,并对浅绛彩瓷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信誉造成威胁。

图9 汪友棠光绪中期作品(纯浅绛彩瓷)

图10 汪友棠光绪末期作品(混合彩料)

汪友棠浅绛彩瓷作品的多元绘画风格

汪友棠是浅绛彩瓷名家中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其作品中常常运用没骨法,使用浅绛彩料绘制出时鸟、人物手脸等部位,而将花卉、绿叶和衣衫等部位则用粉彩彩料绘制(图11、图12)。然而,在进入20世纪后,随着瓷绘彩料的不断更新换代,汪友棠也创作了大量油彩和软彩作品(图13)。在清末至民初这段时间里,即这些浅绛彩瓷名家晚年时期,出现了大量风格相似的作品、或者假冒作品,对浅绛彩瓷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信誉造成了威胁。

图11 汪友棠浅绛山水纹高足温碗

图12 汪友棠浅绛山水纹盘

浅绛彩瓷作品的真伪问题

在浅绛彩瓷作品中,出现了大量风格相似的作品以及假冒作品。这些风格类似、绘画技法较好的作品,多数经过浅绛彩瓷名家的代笔,并经过其审视后题识落款。然而,也出现了一些使用粗糙的瓷胎,绘制技法明显不同的仿冒品,多为小作坊所为。随着送礼经济的社会风气推动,这些仿冒品制作越来越多。对于这些真伪难辨的浅绛彩瓷作品,需要通过专家鉴定和科学技术手段的运用,来保障其真实性和艺术价值。

图11 汪友棠浅绛花鸟纹六方镂空帽筒

图12 汪友棠浅绛人物纹帽筒

浅绛彩瓷市场的良莠不齐

由于民众对浅绛彩瓷的热捧,市场对其需求也随之增长,但市场供应出现了缺口,导致大量红店和小作坊开始涉足浅绛彩瓷的生产。这样的投入必然会导致激烈的竞争,进而导致作品的质量参差不齐。而仿冒品的出现更是让浅绛彩晚期的作品混乱不堪。我们常常看到署有同一画家名字的作品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感觉,除去画家本身由于绘画周期过长造成不同时期绘画风格的改变,就可以确认它是低质量仿制品。

图13 汪友棠山水纹长方瓷挂板

总的来说,浅绛派画师的作品从艺术品位和绘画水平上都有较高的水准,而红店和小作坊生产的只能被视为商品,因为它们只是为了交易而生产的物品,在艺术价值和绘画水平上远远不及正宗的浅绛彩瓷作品。

浅绛彩瓷探究中的困扰和解决

在对浅绛彩瓷进行研究时,底部的情况给研究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因为底部通常是无法真实还原的。然而,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们可以通过各种科学技术手段进行底部的真实还原,从而解决这些困扰。通过这些方法,我们可以更加全面、准确地了解浅绛彩瓷的历史、技术和艺术价值。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