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世纪,宜兴紫砂传到西方,其中有些用红泥做成的茶具,欧洲人从来没有见过红而不嫣的东西,因此唤它叫做“红色瓷器”。 红泥为早期常用泥料从黄龙山红泥原矿中提炼而成,因为它的收缩率较高,一般都在13—30%之间,火候不容易掌握,所以不宜做大壶,适宜做小壶,如潮汕地区百姓喝功夫茶多用小水平壶,多半就为红泥所制。 朱泥是红泥中的精品,因为主要成份为红泥,含铁量极高,又产在嫩泥矿之下层,未触风曰之“石骨”,石骨的意思就是未完全风化的土块,质坚如石,但遇水则自行溃散。朱泥一般来说分三种:红中略带黄、黄中略带橙、红中略带紫(高温朱泥)。朱泥壶被热水冲淋后可以立现娇嫩鲜红的特色,其风韵令人神醉。泡养日久,温润而富深度,历来为藏家爱不释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顾景舟先生上下班途经合新陶瓷的摊泥场,有时夏天经过烈日暴晒,大雨倾盆之后,他在嫩绿泥场上捡到两桶红泥。经过研究,凭多年的经验,总结出:“红泥,蕴藏在嫩泥的底层(俗称石黄又称朱砂泥),产地在西山前(即任墅村)赵庄嫩泥矿的下层,红泥,原矿结构,不容于水。”《阳羡名壶系》记述:“以和一切土色乃粘埴可筑盖陶壶之丞弼也。……调之乃变朱砂色。”到了清吴骞《阳羡名陶录》选材篇,加了一个“黄”字,称为嫩黄泥。所谓的“丞弼”即指辅佐的意思。以前任淦庭等在花盆,花瓶上给花鸟上色,凡红色必定用石黄研磨,用笔蘸着上色。清末俞国良制的红传炉壶,色泽艳丽不嫣,沉稳而不娇,被称为“大红袍”。而与俞国良同期的艺人都无这种上好的佳泥。当时宜兴县官钟竟成要做一批红泥壶送人,选中俞国良制作,而泥料由钟安排泥场炼制,所以俞国良才有缘得此红泥,钟的茶壶都钤上“钟竟成赠”的方章。 石黄,因为它外壳黑褐色硬如铁,包裹着一种象熟鸡蛋黄一样的东西,形似蛋黄,所以也称石黄。顾景舟先生解释,以前人喜欢抽黄烟,用一皮袋装烟丝,抽烟时从袋里捻少许,捺在烟筒内,点火即抽,随时把袋口收紧,以免烟丝散落,烟丝含油,经长期触摸,皮袋就黑不溜秋的,与石黄矿的颜色十分相近,所以土名就叫“烟瘪只”。 天清泥 紫砂泥中,自古至今以天青泥为最,何谓天青泥呢?有两种说法,一说雨过天青色,另一种为天青,是青中泛蓝。瓷器类的天青色也为此色,紫砂与此完全不一。明周高起在《阳羡名壶系》中记述:“天青泥出蠡墅,陶之黯肝色。”是说经焙烧后颜色象深珠肝色。为什么把这种矿土叫做天青泥。一说“天青,染色名,深黑而微红;所谓深青而含赤色的绀色”(《辞源》371页)。还有一说,前人因这种泥与与天青染料相近似习惯称之。丁山有一大水潭,原本是紫泥采掘宕口,天青泥就产于此。紫砂行业内,习惯地把紫泥称为清水泥。杨凤年有一把竹节壶用的就是天青泥,而这把壶为猪肝色,所以天青泥是指泥色并非是烧成后的颜色。 相拼泥 紫砂泥可以相互配比,如果方法得当,便能取得色泽纯正,颗粒细腻烧成范围宽,可塑性好的泥钟。前人在实践中摸索出各自得经验,正所谓“取用配合,各有心法,秘不相授”,正是“戏法人人都会变,各有巧妙不同”罢了。 现在常用的方法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用纯净的泥料加工处理。 第二种掺入颗粒并与不同泥料混合。 第三种适量掺入金属氧化物,使其色泽丰富,提高明度。 常见的泥料相拼其结果如下: 本山绿泥与紫泥相拼,制成段(团)泥。 本山绿泥与白泥相拼,适量加入氧化钴,制成墨绿泥。 本山绿泥与白泥相拼,适量加入铬锡黄,制成琵琶黄泥。 本山绿泥与白泥相拼,适量加入铬绿,制成菜茄泥。 紫泥中适量加入氧化锰,制成褐色拼料泥。 紫泥中适量加入氧化锰及氧化钴,制成黑料泥。 洑东红泥适量加入铁红粉,制成红朱泥。 泥料在窑炉里,随着温度的变化,会产生深浅浓淡不同的色泽。

作者 admin